• 菊花茶可以和什么东西一起泡 都有哪些功效呢-美食资讯 2019-05-16
  • 甘肃天水:全面加强部队作风建设 2019-05-16
  • 育儿十大坎 新手妈妈快快get起来 2019-05-11
  • 流口水!重庆百家宴香气四溢 三千多人齐聚庆新年 2019-05-11
  • 强国博客首页整合公告 2019-05-09
  • 网络文学专项整治 400余家违法违规网站被关闭 2019-05-09
  • 回复@看着就想笑:难道公有制社会主义就不能生存发展吗?事实上公有制会生存发展的更好! 2019-04-11
  • 全区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召开 2019-04-10
  • 【央视快评】让传统文化焕发新时代风采 2019-04-07
  • 小学入学面试 上千家长带板凳连夜排队 2019-04-06
  • 迈向命运共同体 开创亚洲新未来 2019-04-05
  • 洪崖洞客流激增 渝中开通2条应急通道12辆公交车驰援 2019-04-05
  • 金华兰溪源头治理改善空气质量 2019-04-04
  • 坚持和完善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两条新经验(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) 2019-04-04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4-04
  • 第1611章 二少篇,不能原谅的伤害

    作者:红鸾心儿
        ,最快更新宠妻成狂:闪婚总裁太霸道最新章节!“放开!你没到我说的话?”

        揪着她的衣领,秦墨宇都有股揍人的冲动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,听到消息的保全也都蹭蹭地跑了上来查看情况,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,传来的是阮盛大叫的声音:

        “秦哥!”

        一把甩开伍雪然,秦墨宇几个大步冲了过去,一进门,浑身的血液直冲脑门,瞬间他就呆在了原地,凌乱的房间,一股浓郁的血气扑鼻而来,只见此时池月宛被吊绑在两条窗帘之间,口里塞着东西,衣衫不整、披头散发,浑身全是斑驳的血痕,整个人奄奄一息地,惨不忍睹,此时,内衣的袋子半吊着,血肉都像是翻了出来,腿上还往下躺着血,地上散乱着男人的衣服,一边被两个男人按住的张公子光着臂膀,浑身同样被抽打的痕迹,却还在嘿嘿地笑着,裤子半吊着,还染着清晰的血迹。

        唇瓣抖动了半天,秦墨宇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上前的瞬间,泪也滚了下来:“宛宛?”

        一边,几个男人都不忍直视地径自别开了头,阮盛也是,连上前都没敢。

        解开她手上的绳索,紧紧地抱着她放下,秦墨宇瞬间像是崩溃了一般,像是受伤的小兽一样懊恼地低嘶着,也禁不住泪如雨下:

        “没事,没事了!宛宛!我带你回家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回家!”

        不停地抚着她的头发怜爱地亲吻着,秦墨宇褪下西装整个包住了她,力道大地像是要将她整个揉进骨子里一般,声音哽咽,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这一刻,他却根本止不?。?

        “宛宛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带你走,没事了,我们回家!”

        弯身抱起她,将她整个拢在身前,秦墨宇踉跄着往门口走去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门口处,阮盛看了看一边被制住的男人,道:“秦哥?要报警吗?”

        目光呆滞地都没动一下,秦墨宇有气无力地道:“不用!”

        阮盛还没意会出他的意思,他已经踉跄着越过了他。门口处,看到这一幕,伍雪然也吓得脸色煞白:“墨宇?”

    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        她刚一开口,秦墨宇却突然低吼道:“滚!”

        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,一个踉跄退出了三丈远,伍雪然吓得再也发不出来:她从来没见过秦墨宇这种反应,阴沉地像是地狱走出的魔鬼,浑身都冒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黑气。

        人群中很快让出了一条路,抱着池月宛,秦墨宇消失在了楼梯口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没有送她去医院,秦墨宇直接将她抱回了家。

        汤励晟按照他的要求带着药物跟一个女医生过来,也不禁被眼前凄惨的一幕震惊了。半天,拉起的帘子后,女医生跟护士悉悉率率地给她处理,两人看到地就是一盆盆的血水往外端。

        自始至终,红着眼,秦墨宇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      一个多小时以后,医生跟护士才满头大汗地走了出来,摘了口罩,医生也禁不住叹了口气:

        “汤医生,秦少,伤口都

  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      处理好了!看样子是用皮带或者皮鞭一类抽打的,可能是削薄了或者做了什么特别的处理,再加上隔空的力道与速度,打在身上有一些就会像是刀子割过,就像是纸张偶尔能划破皮肤一样,所有才造成有些地方皮肉外翻、流血不止这样的伤口,好在不算深,没伤到动脉,都是皮外伤,并没有性命危险!不过——”

        医生一个吞吐,秦墨宇冷佞的眼神直直甩了过去:“有什么话就说!”

        “不过,这种遭遇对女人来说真得太过残忍了,恐怕会是个巨大的打击!她心理上受到的伤害恐怕比她身体上的要严重地多!我们给她处理的过程中,这位小姐都没哭过,没动也没说过话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后面她可能会需要一个心理医生!我刚刚给她打了一针止疼跟安眠剂,让她好好睡一觉,会利于她身心的恢复!”

        她感觉她的反应有点不太正常!

        医生的这番话只是站在病人连同女人的立场好心提点,但这番说辞到了秦墨宇的耳中却多了另一层意思——她被人残虐地侵犯了以至于身心受到巨创。

        这个错误,是他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!是他让她跟张公子有了交集,也是因为他才招惹了这个人,可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她被伤害了,他却没能早点找到她!

        为什么没能早点,更早一点?

        许久的死寂之后,一道空洞的声音才没什么感情地响起:“我知道了!”

        起身的同时,秦墨宇也挥了挥手:“管家,送汤少跟医生回去!”

        回到床畔,坐了下来,望着床上沉静地像是不存在的身影,感受着那似有若无的清浅呼吸,秦墨宇覆在床畔的宽大手掌攥了几攥,那光洁平整的床单转眼已经皱了一片。

        门外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手掌缓缓地松开,秦墨宇睁开眸子,眼底的情绪瞬间被一片幽暗取代: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管家刚要敲门,被突来的一声给惊了下,顿了顿,才压低了嗓音回道:“少爷,阮特助来了——”

        随后,秦墨宇起身走了出来,门口处,阮盛将一个女包跟手机递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熟悉的蓝灰色手袋进入眸底,秦墨宇的喉结禁不住又快速滚动了下,随后才缓缓地接过,轻抚着擦拭了下上面的微尘。

        “秦哥,不知道怎么惊动了警察……那个张公子因为磕了药,被带走了!要报案或者——”或者做点什么吗?

        阮盛的话都还没说完,突然又是剪短又冷漠的两个字甩了过来:“不用!”

        猛不丁地,他都被噎了下,不自觉地,眼角的余光却跟管家对望了一眼:是人都看得出来他有情绪。明明该是很愤怒地,为什么这次他什么没动呢?

        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但又说不上来。

        “秦哥?”

        什么都不做的话,那个人渣很快就会被放出来,只怕连拘留都算不上,再加上他那个老爹,可能就是罚点钱,什么事都不会有,这太对不起受伤的池小姐了!

        阮盛的思绪

  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      都还没理顺,重复的嗓音再度传来:“我说不用就不用!”

        一句话,阮盛就自觉地闭了嘴:他现在的态度就是根本不让人说话??!

        收好包跟手机,秦墨宇道:“回去吧!这几天公司还需要你!”

        话音落,秦墨宇转身再度消失在了门口。

        门外,两人面面相觑地呆站了许久,最后管家一个伸手邀请的姿势,两人才一前一后的下了楼,谁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这一晚,池月宛睡得很沉很沉,一晚上,连个身都没翻。

        同样地,呆坐在窗前,一整夜,秦墨宇也一动未动,眼睛都没闭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隔天,清晨的阳光还带着夜色的阴凉缓缓散落,池月宛睁开眼,看到地就是这样的一幕。

        “宛宛,你醒了?”

        起身,急切的上前,秦墨宇第一反应想去扶她起身,但他刚一伸手,池月宛却卷着被子一个劲儿的后退,紧接着一个翻滚,只差没从床的另一侧滚下去了:

        “嗯~”

        身体一阵撕扯的疼,她也禁不住闷哼了一声,半趴着半吊在了床上,一只胳膊跟半截身体还搭到了床下,一惊,脸色唰地白了一片,秦墨宇倏地又退出了老远:

        “你别怕,别动!我不过去,不过去——”

        垂落的拳头攥了几攥,秦墨宇的眸底一片悲伤:“我不会伤害你的~别动,别伤着自己!”

        拧着眉头,池月宛还是紧紧地裹着被子,往事一股脑地涌上来,她顿时也有些明白为什么身下的自己会一身清凉,宽大的衣服里全是真空的了:

        其实刚刚,她就是想抓个被子找点安全感,并不是怕他。

        被子揪到了脖子处,她也觉得安全了,视线不经意间一落,聚焦在桌上的灰蓝色包包之上,想起什么地,池月宛的身体瞬间也僵涩了一片:

        昨晚那一刹那,她真的是想把这个包去还给他的!

        只是没想到临门一脚,居然会出纰漏,服务生说有位先生找她、在八楼等她,她下意识地就以为是秦墨宇,谁知道刚出了电梯门口,人还没看清就被人勒住了脖子拖进了房间。

        昨晚的一切,她简直不敢想。

        但从没有一刻,池月宛像此时这般感激自己小寡妇的身份,那个张公子一开始就想侵犯她、毁了她,是她以“寡妇”的身份、不以为意的放浪态度加之言语的讥讽刺激着他,才让他暴怒地改变了主意,换了方式对她动了手,但相比较而言,这一通暴打是她更愿意承受的。

        她知道,多拖一分钟,她就多一分希望,而且,她能感觉到那个男人对她的恨意似乎多过冲动,也恰是利用了这一点,她选择了这样的方式自救。

        幸好,老天有眼,她等到了!

        如果真是失身在那样的情况下——

        闭了闭眸子,浑身的血液瞬间像是被冻结一样的僵住了,隐约间似乎感觉到一股阴翳覆下,池月宛睁开眸子,就对上了一双布满红血丝的悲恸黑眸。8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
  • 菊花茶可以和什么东西一起泡 都有哪些功效呢-美食资讯 2019-05-16
  • 甘肃天水:全面加强部队作风建设 2019-05-16
  • 育儿十大坎 新手妈妈快快get起来 2019-05-11
  • 流口水!重庆百家宴香气四溢 三千多人齐聚庆新年 2019-05-11
  • 强国博客首页整合公告 2019-05-09
  • 网络文学专项整治 400余家违法违规网站被关闭 2019-05-09
  • 回复@看着就想笑:难道公有制社会主义就不能生存发展吗?事实上公有制会生存发展的更好! 2019-04-11
  • 全区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召开 2019-04-10
  • 【央视快评】让传统文化焕发新时代风采 2019-04-07
  • 小学入学面试 上千家长带板凳连夜排队 2019-04-06
  • 迈向命运共同体 开创亚洲新未来 2019-04-05
  • 洪崖洞客流激增 渝中开通2条应急通道12辆公交车驰援 2019-04-05
  • 金华兰溪源头治理改善空气质量 2019-04-04
  • 坚持和完善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两条新经验(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) 2019-04-04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4-04
  • 乐彩网福彩3d 大乐透中奖规则表说明 足彩半全场分析 推筒子棋牌app 牛牛天龙 江西时时彩在哪里购买 北京pk10输了心好烦 百家乐投注 陕西快乐十分遗漏数据爱彩乐 浙江体彩6+1玩法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大乐透论坛 彩票平台注册开户 公益助学体彩在行动中彩网 北京赛车包赢公式最新 上海基诺开奖号码